透明系怨怨-fgo入坑中

身体和瓶颈原因暂时没有动笔的打算【谁理你了】

流沙(法老paro)


流沙 chapter2

“哈啊……台风终于过去了啊,雨也停了。”打开钟楼阁楼的小窗子,赤井翼探头环顾台风过境后的一片狼藉,接着把目光放向远处的法国方尖碑碑尖,“也该去看看法老那家伙留下的印记了吧。”

纵身一跃,以鸟类特有的空盈体态脚尖点地轻巧着陆,往日有着几对如胶似漆的恋人牵着手漫步在梧桐树下的法国最著名的林荫道香榭丽舍大街两旁,东倒西歪的法国梧桐失去原来的苍翠欲滴,被大风刮得枝折花落,只有大街东段尽头的星形广场凯旋门依旧巍峨屹立。尚未完全断裂,仍和树干相连的树枝,花盆和玻璃都碎落一地,寸步难行。如果是普通人,咋一看之下挺难办呢。现在自然没什么人在街上瞎逛,也没有风暴闪电,他也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变身飞过去了。

其实他一直想知道为什么地中海沿岸会有台风。美国西岸的飓风拐过来应该都散得差不多了吧,难道这就是百年一遇最强台风的力量?

这座已然有三千四百年历史的花岗岩方尖碑矗立在香榭丽舍大街西侧的协和广场中央,左右喷水池水面漂浮着叶子,水底沉积淤泥,到处都是未排干净的雨水。因为怕水,赤井翼不得已小心再小心向方尖碑挪动。方尖碑旁边的护栏也被吹的七零八落,这也方便他去看碑文。越过栏杆,高耸入云的古旧方碑一侧刻着法老的生辰,简要的生平经历,还有关于卢克索神殿的太阳节等等。

“诶……让生日那天的太阳照在卢克索法老神殿的拉的雕塑上?这个想法也是蛮不错的嘛,亏他能想得出来。”带着尖利指甲的手指指腹不断描摹碑身的古文字,赤井翼从怀里掏出青龙的领路石,眯起眼睛望眼欲穿,似乎想要透过晶体看清光芒所达到的未来,“就是在他生辰去法老神殿?”

“……那家伙的谜题没这么简单吧……”愣了许久又自我否决了这个设想,他的陷阱从来都不止一重。你破解了表面的谜题,显示的结果却在细微末节处否定你的正确性,谜面隐晦的提示像他的鬼脸一般嘲笑你的粗心大意。接受他的最后一次挑战可不能输得这么难看啊,不然他一定会在冥界里看我的笑话的啊。

“他的生辰与我的记忆没有关联,既然他说所有的答案都在我的记忆里,那就不可能是这个。”

那么,对他来说值得去铭记的日子还有哪天呢?总不可能是忌日吧,自己怎么可能会知道什么时候死呢,更别提他还是……咦?

怅然若失看向自己的手掌心,那里空落落什么都没有。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是英年君临天下,雄姿英发,于妻儿环绕下颐养天年,还是不敌王室倾轧,一夜暴毙,在勾心斗角中不明不白死去,成为了权力争夺的牺牲品?是在战争中不慎战败,痛失要塞,成为阶下囚,还是在例行巡查尼罗河时不幸遭遇事故,以最突然也是最没有价值的方式结束一生?

他有很多很多假设,然而就连运用现在的先进手段也无法确实还原真相,唯一见证那段历史的自己也忘记了,而且原因不明。唯一想起的,只有得到了青龙之石后梦到的景象。

那是他遗失的记忆。

——————

『制造神话是人类的天性。对那些出类拔萃的人物,如果他们生活中有什么令人感到诧异或者迷惑不解的事件,人们就会如饥似渴地抓住不放,编造出种种神话,而且深信不疑,近乎狂热。这可以说是浪漫主义对平凡暗淡的生活的一种抗议。传奇中的一些小故事成为英雄通向不朽境界的最可靠的护照。』不仅仅是杰出的人才,自然的天罚亦是如此。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的。一个伟人的降生或陨落总要什么先兆似乎已经是固定模式。 也许是战争前倾倒的旌旗,或者是童稚间流行的谣曲。或许在现在看来很愚蠢,但这却成为古代文明根深蒂固的存在,有别于其他文化的标志,也是深入剖析这一文明的思维方式的依据之一。

但即使对神话的追捧有增无减,对人民而言也不是全部。在信仰之上,温饱和健康才是首位,所以他们向他们的神献上祭品,祈求神的祝福,在神没有回应他们之时心灰意冷。

埃及是个神权凌驾于王权之上的国度。

谁更受神明眷顾,或者说谁能够拿出自己被庇护在神明的羽翼之下,沐浴着神明的光辉的证据,谁就更胜一筹。

但是不代表神权可以替代王权。

登基仪式是皇子必然要迈过去的坎儿,对他治国能力的担忧质疑,年少就位高权重的虎视眈眈,说来说去都是为权力争夺的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他过去一直避免处于暴风雨的中心,常年在利比亚征战,不过也因为先前几乎可以被称为神迹的绝地反杀的战争有所疑虑,功高震主可不是什么好事,他的父王可是一个说改革就立刻执行的铁血法老。所幸现存皇嗣仅剩他一人,对治理政务伪装出的懵懵懂懂也蒙骗了不少大臣,但是这一来也把自己逼迫上现在的绝路,被贴上有勇无谋的标签,再去掉可不这么容易。

若是他放手,家族世代打拼包括他自己的努力在内的江山拱手相让,他爹一定会气得石棺的盖子都压不住的,他可不想三更半夜看到一个浑身缠满裹脚布……咳,亚麻布条眼窝凹陷开膛破肚还带着一股崭新的松香味儿的新鲜木乃伊趴在他床头索命。

当不死鸟从窗户外降落,看到的就是还未登基的法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凝重的表情。

虽然现在记不清他的脸,依稀记得当时自己是这么想的。

“呐,菲尼克斯,如果你以后都见不到我了,你会怎么样?”背对着他的皇子坐在大理石地面上,孟菲斯的月光灵活地在他浅褐色的肌肤上游弋。

“那一定会很无趣吧。”不暇思索。

“所以帮我个忙嘛,我可不想在登基前就被祭司和贵族们弄死啊。”后面那句话他说得极小声,但是以不死鸟超群的听力还是捕捉到了。

面对不死鸟将信将疑的表情,皇子叹息道,“骗你作甚,如果你还想有一个能和你玩游戏的人的话。这对你而言又不会少块肉,对我来说就是丢条命了。”

……听起来好像挺严重的,怎么说损失的都还是自己耶。

要求其实也挺简单的,就是在大祭司念颂词的时候在特定语句以燃烧的火焰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不死鸟并不明白皇子纠结的事情和他在仪式上以火焰形态现身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答应了,毕竟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成天嘻嘻哈哈不正经的家伙摆出这么认真的表情来求他的。

“啊对了对了,到时候登基仪式快退场的时候那群老头子头上转几圈吧,顺带放点火焰威慑一下。”恶作剧的笑容重新浮现在准法老的面容上,不死鸟莫名感到了安心,只有这样的表情才适合他——不知怎么,他如此确信着。

“哈?”不死鸟挑眉,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

“开玩笑的啦,不必在意。”一瞬间又转回了阴霾,喃喃自语,“若非迫不得已,我是不想把你的存在暴露给那些混蛋的啊……”

明明先前那句有意压低了声音的话还听得明白,现在的呢喃却空灵飘渺,不甚清晰。

与其说听不清,更不如说是听不懂。

——————

现在的他自然是明白了法老最后的话语。用血的背叛。

“哎呀哎呀,这么快就有人来了啊。”为了不惹麻烦上身,赤井翼拍打着背翅准备走人。不要让普通人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也是源于很久以前法老给他的忠告,一开始他还不怎么放在心上,直到阿拉丁的后代对永生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他才觉得那个看上去满嘴跑火车的家伙真的是把人类的贪欲看得非常透彻啊。也许是因为每天都在重复上演着明争暗斗的戏码,即使再天真的人也会变得圆滑而世故。

天空飘来雨丝。

“?!”台风还在徘徊?

偌大的广场没有一处可以暂时避雨的地方,台风里飞行也是无异于自杀的行为——分分钟卷你上天。

淅淅沥沥的小雨顷刻间猛烈起来,雨点密集地砸在玻璃窗上形成的水幕看得他心惊肉跳。躲进建筑里的决定真的是太明智了,幸好没有贪图方便待在店铺外的遮雨棚。

不死鸟什么都不怕,就是怕水。

举步维艰的境况,只好等待雨势小了再另想办法,在此之前,就想想法老遗留的谜题吧。

““怎么又在下雨啊…………””

一左一右很有默契的哀叹,两人双双扭头。

“Joker?是你啊。”下雨带来的疲惫完全冲散了遇到Joker的惊喜,不死鸟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溢出泪花,“好想回家啊……”

“诶?哈欠混蛋?”

——————

时间点在36集台风过后,joker和赤井在巴黎协和广场相遇,这章挺仓促的因为是过渡段╮(╯▽╰)╭

抓火鸡必备武器水枪(x)

其实我一开始不想让他们相遇的后面想想火鸡这么个非科学存在怎么会知道科学这玩意……那后面他怎么推出ry

台风那集的美术馆在法国,美术馆上还有断臂维纳斯的图片不过是不是卢浮宫就不知道啦(基本上也就卢浮宫敢宣传维纳斯吧其他谁敢……)本来想看看赤井在哪里的钟楼查到和古埃及有关的法国方尖碑就用上了XD

既然赤井那里的钟楼刮台风下大雨姑且算是在法国?法国也位于台风路径上……(joker手里拿的地图我真看不出是在哪……作为文科生的严重失格……)

↑说起来台风在西欧本身就不正常吧……

关于神话的解释选段来自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剩下都是根据自己对神话的理解瞎掰的

没什么卵用的考据:

卢克索法老神殿的原形是卢克索神庙,图坦卡蒙在那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不过那么多座谁知道是哪个)

太阳节是拉美西斯二世法老为自己爱妻建造的阿布辛贝神庙的奇观,具体……下一章会涉及到……

法国方尖碑实际上一开始在埃及卢克索神庙前院西南大门,和拉美西斯二世法老的两尊坐像和四尊立像放在一起,碑身的古文字记载了埃及第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法老(没错又是他)的事迹,拿破仑时代法军从卢克索神庙掠夺的(还有一说是1863年总督穆罕默德·阿里用卢克索方尖塔换取开罗一座清真寺钟塔……其实也是掠夺吧),安在自家协和广场上,两边各有一座喷泉。这里私心改编成是法老joker制造的,要不然怎么留下信息给赤井嘛www

↑我说,法国最著名地标方尖碑是埃及的,卢浮宫里也一大堆意大利的画作和雕像,也有埃及的法老陪葬品在馆里,有多少是你自家的←_←

至于方尖石塔的作用很明显,和中国日晷一样看时间的……

通过方尖石塔(Obelisk),古埃及人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根据太阳的变化把一天分为若干个小时的民族。根据方尖石塔(Obelisk)的阴影,古埃及人把一天分为两个部分:中午前和中午后。同时,方尖石塔(Obelisk)的阴影还可以告诉人们一年中最长和最短的一天是什么时候。

火鸡的回忆杀里为什么是孟菲斯的月亮而不是底比斯的……又要掰一大堆东西了好烦……前面也提了改革法老,但是和后面剧情有关我就不剧透了(●—●)

↑我废话快文章长了

顺带心疼火鸡,一言不合就下雨

再心疼我自己,大半夜灵感突发(第二天还有课呢!)

好困。(火鸡哈欠脸)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