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系怨怨-fgo入坑中

身体和瓶颈原因暂时没有动笔的打算【谁理你了】

DF Spade设定,只是想写,莫名其妙的伪文艺文风

失心(下)

怪盗Joker视角

——————

和预想的满城风雨相差甚远,空旷的走廊,放松的警戒一度让我以为预告函寄错了地方,而山雨欲来雷云将至的不良预感始终盘踞在心底,让我不敢有丝毫大意。

安静。

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到了诡异的地步。背后没有人,只有闪着红光的摄像头正常运转,仿佛监控者充满杀意的令人发怵的眼神会通过电路传导,将我浑身上下捅得千疮百孔。脚步声被我刻意隐去,袖口里的牌蓄势待发。见识过对方招招致命的陷阱,我也不能小觑对方了,恶魔之牙是认真的想置我们于死地。

紧张到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倒流,耳畔只有自己被恐惧放大的心跳声在胸腔里不安地萦绕回荡。毕竟这么堂而皇之在对方监控下入侵简直就是挑衅,对方还是不惜高额悬赏的亡命之徒,希望一切按计划进行,不出什么岔子,就能把Spade顺利带回。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果然还是我比较厉害吧!起码我不会沦落到要别人救的地步啊~

即使在偷盗前计划并不是我所习惯的,但那个据我所知每次都会制定周密计划的人被抓住了,我再缺根筋大大咧咧跑进去不被打成筛子才怪。虽然很想大声嘲笑他一下,但那是在救出他之后的事情吧。

狭促地笑出声,救援行动是太紧张了吧,因为是那个与自己不分伯仲的Spade都难以招架的组织吗?

但是这里的警卫实在是太不给我面子了,是轻敌过甚还是诱敌之计,恶魔之牙的首领到底在想什么——

“哒,哒,哒,哒……”

你看,果然没这么简单。

由远及近。沉下心来细细辨认脚步声的来源,没有丝毫伪装的鞋底和石板的摩擦碰击声,步伐沉稳镇定,听不出面对爱耍花样的敌人的焦躁难耐。没有视听混淆,没有难防暗箭,是来者过于自信呢,还是根本不屑于玩这种小把戏?

有趣,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浑身的好战因子都兴奋起来,这种与对方一较高下的渴望,只有面对Spade的时候才会燃烧啊!

不出所料出现在走廊前方的拐角。昏黄的灯光把来人的影子虚斜地投映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容不得我思考,未知的杀手显露出他未经伪装的容貌。

不同于以往惹眼的装束,压抑的黑色风衣敛去以往张扬的个性,卸去了奇怪妆容的素颜意外的很清爽。完全放松的脸部肌肉构成淡薄冷漠的神色,我只在深红之心抢夺石板时看见过。虽然那时是演戏,但眼眸深处蕴育的暗色令人心悸,陌生得让人难以置信。平举白色手枪的戴着黑色半掌手套的手指上,镌刻着DF的盾形戒指在日光灯的照射下反射着锐利的锋芒,愈发显眼,刺得我眼睛生疼。

他引以为傲的靛青色长发被一刀削去,只到齐肩,两鬓参差不齐,自以为最有魅力的金色发冠被剪刀剪碎,修剪技巧粗劣得让我回忆起我小时候趁师傅睡觉的时候将他老人家的头发乱剪一气的惨状。

思考冻结了。

如同影像与声音不匹配的电影,先是双唇无声地开合,姗姗来迟的声音显得如此滑稽,就像现在,现实当头一棒,砸向我的无比辛辣的讽刺。

“Spa……de?”

真的是你吗?难道不是敌人出奇用诈想要动摇我?为什么现在的你让我忍不住寒颤,视线逃离你的双眼?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你,是我认识的Spade吗!!

失神的黯淡绛紫色在双耳捕捉到我的喃喃低语时有所碎裂,透出熹微的细芒。

理智催促我要尽快逃走,Spade现在的样子是被人操纵了,一如先前被鲁邦催眠,可是又不一样。

一如既往的优美闲雅,可是缺少了什么。

他的眼睛里缺少流动的情绪。

我看过很多目光,例如赤蝎、Spider A等为了悬赏金置我于死地的杀手,他们类似吐着血红信子,金色竖瞳的毒蛇,牢牢锁定猎物的粘滞目光里欲磨牙吮血的凶光下意识让我逃避,趋利避害是本能,但是不至于恐惧到牢牢钉在原地。而眼前的人只让我想到噤声屏息,脊背高耸,前爪抓地后肢紧绷的猛虎。目光平淡雍容,没有杀意没有嗜血也没有戏弄虐待猎物的恶劣趣味,不被任何事物左右的专注,只待猎物沉不住气露出破绽的一刻一跃而起,直扑咽喉。它的眼里不容他物,庄重的像是肃穆的琉璃教堂里巨大十字架下低头虔诚诵读圣经的年迈神父,不敢生出亵渎的念头。

这是发自内心的旗鼓相当的对手的敬意。不像是生死攸关的角逐,而是点到即止的竞赛。

可怕的捕猎技巧。

仅仅是遵从本能。

黑桃形状的枪口直指眉心,和瞳孔一样如墨似夜,犹如无底的沼泽,无心一瞥即会沉沦其中,动弹不得,被泥泞吞噬得尸骨无存,只余粘稠的气泡从湿地底下翻滚上涌。陌生和熟悉相互交织的违和感冲垮了理智的堤坝,眼神慑人心魄,遏制了呼吸的本能。

我凝视着深渊。

但是深渊并没有回望我。

堪堪避过不算猛烈但瞄准要害的进攻,什么时候这么难缠斗了?在我懒散地打游戏睡懒觉的时候,他为了追逐我的背影花了多少精力?平日里不正经的嬉笑打闹与我竞争,竟是下了这般决心——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吗?我们不知不觉缩小了太多差距,他潜藏的直觉犹如野兽般精准狠厉,像吃饭呼吸无师自通,轻而易举得近乎本能。

嵌入脚尖前地板的子弹在我们之间,无形的隔阂逼得我不得不向后跳跃和他拉开距离,不带丝毫踌躇抬手又是一发子弹,极速的弹丸带动气流飞掠着擦过耳际,凛然的风诉说着决意。

已是池中物。

“Spade!!!你给我清醒过来!!!”

几乎是同时。

被看穿的行动、被先觉的伎俩、被预测的思路。

被打断的攻击、被禁锢的躯体、被束缚的四肢。

贯穿肩胛的弹头、迟来半拍的疼痛、血流汩汩的伤口、传达不到的声音。

缠住脚踝的网格、横飞甩出的手枪、电流流窜的火花、未曾交汇的眼神。

恣意泼溅的殷红晕染上肩头西服的衣料,将它积淀为较之前更加深沉的色彩。一个趔趄跌坐在地,右手扣上肩膀,期望能以再原始不过的方式阻止鲜血的流失,却是徒劳无功。

现在虽为任人宰割的状态,但是我设下的电击器也及时起了作用,阻止了他下一步的侵袭。再者,退路什么的我还是有考虑过的。只不过宝物还未到手,怎能退缩!

Spade……快想起来啊,我们不该是兵刃相向的敌人啊!我们之间的羁绊会如此不堪一击,从小到大的情谊难道如此轻易就能够摧毁吗!!维系我们的,难道只有记忆吗!!!

我伸出了手。

眸底深渊依旧。

我看不见光。

他不是我所认识的Spade。

即使我硬将他从敌营扛回来,也不是我想要拯救的那个人。

与极乐世界相连的救赎的蛛丝已然断裂。

从半空坠落跌回无底的落穴里接受审判。

我想不出打开鸟笼的途径。

我没找到引发奇迹的手段。

我不知道拯救自己的方法。

已是黔驴技穷。

要是先前的他,一定会不留情面地大声嘲笑我,弯下腰伸手把我从地上拽起来顺带在谁比较厉害的问题上幼稚地争论不休吧?

真是……狼狈啊……

你明明是我……最想夺回的宝物啊……

衣料摩擦的窸窣声听起来像是挣扎着爬起来的响动,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从往昔中惊起,再也映照不出我的身影的一泓幽潭没在我身上残留更多的流转,拾起硝烟还未散尽的手枪,起身的动作有些不顺畅,但没有过多限制住其行动。黛蓝短发掠过视网膜的边界,沉黑衣袂不拖泥带水的残影慢慢淡去,翻飞回旋的弧度定格成诀别的姿态。

“Spade……?!”

下意识去挽留,却因伤势重重地跌坐在地。

铺满地面的嫣红暖流宛如垂死之人弥留之际竭力探出的乞求挽留的手,向黑色的背影延展。

自始至终没有回头。

浓重的铁锈味令我反胃,而现在已经没有体力和它抗衡了。流失的温度使我的身体一寸一寸冷却,不再灵敏的感官断断续续地传导撕裂神经和重击心脏的钝痛,浑浑噩噩的意识像一叶扁舟在狂风巨浪里沉沉浮浮,记忆之海势要将我埋葬水底,与过去的你一同沉湎。

我闭上眼睛,任由无边无际的痛苦湮没我的意识。

这样,也不坏吧。

是吧,Spade?

——————

高脚杯中液面浮流的粼粼水波微微振荡。

你目睹你最想抓住最想报复的人被架起拖走,脸上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后怕,容纳得下海面上空一整个闪耀夜晚的璀璨星光的澄蓝天幕溢满广袤无垠的绝望。

有种说不出的愉悦。

Joker,被自己家人背叛的感觉,如何呢?

你看向身边不离寸步的Spade,似乎感受到你的目光所落之处,空朦涣散的瞳仁同样转过来。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这就是我们都渴望已久的注视。我和Joker。你想到。虽然和你想象中的有出入,还算是差强人意吧。

过去的你曾是他的焦点,现在再也没有人能够从我身边夺走了——除了他自己。

轻启薄唇。

“What is delicious food to me, is to you bitter poison,Joker.”

吾之佳肴,汝之剧药。

Fin.

——————

摸了半天终于出来了……然而还是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摇头)表达能力还是好逊……joker绝望得还是太突然了承接没写好╮(╯▽╰)╭

joker本来就不像是个会绝望的嘛(摊手)

上下加起来快五千,写个脑洞写这么久你也是够了

最后装逼的英文的原文:

What is food to one, is to others bitter poison.——Titus Lucretius Carus

其实原翻译是吾之美食,汝之鸩毒,为了押韵一点就这样啦,而且我也觉得剧药更符合原文嘛……鸩毒强调毒性致人死地,剧药毒性轻于毒药但是作用剧烈,spade因洗脑与joker对峙这件事情用剧药更贴切,不致死却让人痛不欲生。

尼采: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我会说看到这句话衍生出这个脑洞么?

其实这个深渊是双向的……spade掉入失忆失心的落穴,d总沉沦于掌握控制spade的深渊,然而d总自始至终想征服的是有自我反抗意识的spade,说到底都是失心,都失去初衷。

所以我为什么要在这种无关痛痒的地方浪费这么多时间……最后一节好不走心……写到矫情的地方尴尬症都犯了……(这么容易放弃的才不是joker!)

我总觉得最后d总立了个flag……打不准最后spade真记起来了?

谁知道呢╮(╯▽╰)╭

如你所见这就是个自娱自乐ooc无限还犯拖延症的产物,感谢食用^_^

评论(12)

热度(11)